《芳华》:“一个始终不被善待的人,最能识别善良”!

《芳华》:“一个始终不被善待的人,最能识别善良”!

月底,《芳华》上映。提前买了两张电影票,下班后和肠哥一起去看。

我们看的是晚上七点场,海边儿的风很大,干冽得紧,你一张嘴,好像吸进一口头发一样难受,我捂着冻得干的耳朵,看看冯导是怎么还原父辈的青春。

我一直觉得我和黄轩长得很像,之前发微博还有他的粉丝在下面留言说确实很像。虽然我也不知道一个女的长得像男的有什么好得意的。

黄轩在电影里面演的是刘锋,一个文工团里的“活雷锋”。76年以前是活雷锋,以后还是。

何小萍是一个父亲做劳改的女孩儿,去了文工团之后因为各种不适应,迅速就成为了大家的笑料和谈资。整个电影间接穿插着穗子的旁白,并以她的口吻讲述。一开始的电影很美好,一群正值青春的男孩儿和女孩儿,在团里发扬红色文化,他们热血,他们也好看,他们懵懂,他们悸动。

因为战争的因素,有一些人逐渐离开了文工团,慢慢被改写了命运。时隔多年大家再聚首,人还是那个模样,物是人非事事休。

刘锋喜欢丁丁,但是丁丁觉得,她可以被任何人喜欢,只有刘锋不可以。不然她就成了大家眼里的媚俗的女人,成了“腐蚀”“活雷锋”的女人。何小萍是一个在自己心里安了一扇铁门的女生,很少有人能走进去。除了父亲,对于她来说,也就只有刘锋。用电影里的一句话,何小萍之所以认定刘锋,并一直相信他,是因为:“一个始终不被善待的人,最能识别善良。”

“一旦英雄也会落井,投石的人将格外勇敢,人群会格外拥挤。”

在对越自卫反击战里,何小萍和刘锋都参与了战争。何小萍被评为英雄后精神失常。而刘锋也失掉了一只胳膊。于是,很多年后,在何小萍恢复了精神,在刘锋安上一只假肢后,他们依偎在一起,数尽芳华。

刚看完电影的时候我很纳闷儿,感觉结局有点朦胧。我说:“这两个这么善良的人,作者为什么不给一个好一点儿的结局,比如他们过上了好日子,然后结婚,儿孙满堂。一个骑着旧车子卖书,一个沧桑的中年妇女,两个人平坐在椅子上,这算什么?”

他们经历了时代的变革,保护了那些渺小而又脆弱的人,所以时代就在他们身上留下了痕迹。那是抹不去的。

电影里的节奏划分得很明显,一个年代一出戏。年轻的时候是美好的,一下子过渡到了灰暗的战争年代;战争结束后,大家各奔东西,人靠衣装。看到战争年代的时候,何小萍做军医,我还有点儿跳戏,一下子想到了《情深深雨蒙蒙》里的情节。

看完电影,已经晚上九点多了。我慢慢听着片尾曲,打算等电影放映到最后。第一排站起了一对儿年过半百的夫妻,从耷拉的眼皮能看出来,两位已经到了睡点儿。他们看得仔细,是因为电影讲的就是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。而我们大多数人,看的是心情,而不是回忆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,看得却比他们还要投入。就好像读一本小说,年轻人看故事,中年人读自己。

就像萧穗子在电影最后的旁白里说的:“原谅我不愿让你们看到我们老去的样子,就让荧幕,留住我们的芳华吧。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不卖鸡汤的蒋同学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d2nx.com/3206.html